不卡欧美在线观看免费

>
>
2020年我国成品油市场发展五趋势

2020年我国成品油市场发展五趋势

浏览量

2020年,我国成品油市场发展趋势

2019年,成品油市场化进程加速,重磅举措接二连三,从成品油市场准入门槛再降,到外资加油站进一步放开,再到支持民企参与成品油出口,市场化政策不断加码,成品油零售行业加速转型升级,行业格局快速更迭,数字化以及智能化、非油业务、多元化的能源供给等发展将成为未来加油站行业的转型方向,2020年我国成品油零售市场将更加成熟化,具体走势浅析如下。

成品油供需矛盾更加突出,

竞争趋于白热化

随着恒力石化、浙江石化等民营炼厂的投产,民企入局大炼化时代已经到来,这将深层次的改变市场格局,国内炼油产能急速增加,但由于汽车工业调整期的到来,加之电动、氢能汽车等行业的发展,成品油需求增速预计长期处于小幅下行通道,国内成品油供应过剩的局面将进一步加剧。

近日,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能源化工产业发展报告》预计,到2020年,国内终端成品油消费量将达4.03亿吨,同比增长2.2%;但同期国内一次炼油能力达9亿吨,国内成品油供需矛盾更加突出,市场竞争趋于白热化。同时预测,中国或成亚太地区最大成品油出口国。

2019年内 《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相继出台, 由“设门槛、管准入资质”变成“放门槛,加强事中事后监督”,明确突出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参与原油进口、成品油出口,为地炼打开了化解产能的口子、为平衡国内油品供需矛盾并保证炼油企业的经济性、避免国内低价无序竞争“引流”、也为成品油市场化定价改革提供成熟的市场环境,形成更为公平的竞争环境。

总体来看,2020年,预计国内成品油市场继续维持供需宽松局面,但上游供应端压力进一步增加,区域性下游资源竞争或将加剧,尤其是以环渤海以及长三角地区为轴心向外扩张,供需过剩的矛盾突出。预计2020年汽柴油整体价格仍然会继续承压走低,年内均价可能继续下行。尽管近几年成品油出口量及出口配额逐步增加,特别是柴油出口量同比增幅较大,但占国内消费比例仍较小,预计需求端疲弱的情况或将长期延续。

加油站行业呈现多层次竞争格局

在我国,石油行业企业分为国企、民营、外企三大类。其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国企依托政策优惠、资金实力、上下游优势等在成品油批发、零售行业占据主导地位;外资企业凭借资本优势、管理水平、技术能力等在加油站行业也占据一席之地;广大民营企业则依托其灵活的营销策略等,在行业内迅速发展壮大。目前,成品油批发、零售行业初步形成以国有企业为主体,民营与外资企业同步发展的较充分竞争的市场格局。

随着炼油产能过剩加剧,批发零售此起彼伏的“价格战”持续已久。对现有成品油零售市场而言,外资连锁油站限制取消,市场准入门槛放宽,移动支付及互联网技术崛起,使成品油零售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加油站高价时代将成为过去时,促销优惠将成日常,各路经营主体将呈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局面。民营加油站也在探寻服务新模式,期望成功“突围”。

加油站将从提供优惠价格向提供优质服务转变。作为与互联网联系最为紧密的终端来说,加油站未来将从基础服务、技能服务、高端服务三个方面开展工作,利用智慧油站体现差异化优势。

2020年成品油零售终端市场化改革进程将进一步加快,在外资准入限制放宽后,外资加油站注入比例将持续提升,以英国BP和壳牌为主的外资品牌的新一轮跑马圈地中,零售格局将发生较大变化,终端竞争加剧会传至上游市场。尽管为扩大成品油消费,零售经营资格审批已下放至地级市政府,但是炼油能力急剧扩张导致的供应过剩仍需释放周期。

城乡市场成为石油经营行业新机会。《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乡镇以下具备条件的地区建设加油站、加气站、充电站等可使用存量集体建设用地,扩大成品油市场消费。这将给石油经营行业带来新的机会,近几年以城市为主的家庭用车购买量已逐步饱和,在城市拥堵的环境下,单车用油消耗增长也将有限。但是,随着乡镇的城镇化改造、乡镇公路的建设拓展,以及农村用车政策的倾斜,乡镇与一些农村的家庭用车和农用车有望成为汽车消费的新增主体。预计今后一段时间内,一些乡镇公路上将可能集中兴建一些加油站以及配套设施,将给石油经营行业带来新的机会。

成品油行业格局快速更迭

仓储企业供不应求

2019年8月27日,国办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明确提出扩大成品油市场准入。意见指出,取消石油成品油批发仓储经营资格审批,将成品油零售经营资格审批下放至地市级人民政府,并加强成品油流通事中事后监管,强化安全保障措施落实。

准入门槛降低将加剧成品油批发行业竞争,行业格局将迎来快速更迭,还将成为行业之外拥有充裕资金者投资的沃土,由于行业容量有限,激烈的竞争将驱动成品油批发业加快形成新的商务模式,行业内新进入者与闪退者并存,企业的新生与消亡快速更迭,这将成为成品油批发领域特有的业态,石油批发企业必将会迎来脱胎换骨的新生,对终端用户的服务水平也会相应提升。

2019年12月3日,为进一步做好石油成品油流通管理工作,商务部下发关于做好石油成品油流通管理 “放管服”改革工作的通知,再次重申,要做好批发仓储经营资格审批取消后政策衔接、零售经营资格审批移交工作及相关管理制度制定完善等工作,油品领域改革再次提速。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国内具备成品油仓储资质的企业在500家左右,其中民营单位占比逐年走高。自2015年5月份,国家陆续放开进口原油使用权以及原油进口权;随着市场化进程加快,国内成品油资源流通规模扩大,且流通方式呈现多样化,成品油仓储需求增加,包括主营单位也在积极寻找外租库;市场上的油库基本全部出租完毕,成品油油库常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市场方面需要将成品油仓储的管理适当放宽条件。

民企原油进口份额将逐步放大,

成品油出口有望放开

2019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指出,支持民营企业进入炼化和销售领域,建设原油、天然气、成品油储运和管道输送等基础设施。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参与原油进口、成品油出口,这意味着政策层面上期许民营企业更多参与油气上中下游环节,通过民企入场加强竞争氛围,以更好的激发市场活力。

未来国家将在浙江舟山自贸区及其他新设立的自贸区,有望继续扩大民营企业进口原油资质的发放,让民营力量更多参与供应端,进一步加强原油进口的多样化和选择性。

近年来由于国内炼油能力不断扩张,成品油供应过剩的压力有增无减,成品油出口配额逐年提升,2019年成品油出口配额已高达5600万吨,但民营企业不具备出口资质,多由“三桶油”进行出口操作。民营企业呼吁开放成品油出口资质已有多年,但一直没有实质性举措出台。本次《意见》明确提到支持民营企业进入成品油出口领域,无疑是一剂强心剂。长期来看,放开民营企业的成品油出口资质是大势所趋,但哪些民营企业能获得出口配额?到底具备哪些条件和资质,具体落地时间和政策细则还需等待国家的统筹安排。

千万吨级的民营大炼化,像恒力石化、浙石化,未来的盛虹炼化、以及山东部分独立炼厂、东北部分独立炼厂都存在申请出口配额的计划,但经历了2017年独立炼厂因所谓的出口品质等问题,被取消出口配额的教训,再次放开出口配额,对民营企业是机遇也是挑战,这从一定程度上要求民营企业在产品指标、安全环保、公平竞争等诸多方面,更加严谨和细致,以崭新的形象代表中国,在国际市场占据成品油出口大国的地位!

2020年国内第一批成品油出口配额明细已于近日下发,配额总量为2800万吨,同比增长超三成。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国中化和中航油五家国营石油企业,获得2020年首批成品油出口配额,民企无缘,在2020年内,民企能否获得成品油出口配额尚无定数。

成品油定价机制市场化进程加速

随着我国原油进口对外依存度的不断攀升,国内成品油价格也与国际原油价格联动愈加紧密。如何最大限度规避价格波动风险,同时又为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改进提供更准确、更有价值的参考信息,成为当务之急。“中国原油综合进口到岸价格”的出炉可谓一大破题之策。

资料显示,中国原油进口到岸价格描述的是每周我国一般贸易项下进口原油到岸的平均价格,形成连续性的价格序列,系统地反映我国进口原油的价格水平。该价格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次为中国原油综合进口到岸价格;第二层次为中国分质原油进口到岸价格,根据API度划分出轻质、中质、重质三种品质。

我国现行的定价机制是以WTI、Brent及Dubai等国际期现货相结合的参考模式来制定,无法真正有效及客观地反映国内产业的真实情况。而10天为一个调价周期的计价规律,还使得国内的成品油价格滞后于国际市场的行情,无法体现出国内油市的供求形势及价格诉求。

2019年11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对2015年发布的《中央定价目录》(国家发展改革委令第29号)进行了全面梳理和修订,形成了《中央定价目录》(修订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成品油价格暂按现行价格形成机制,根据国际市场油价变化适时调整,将视体制改革进程全面放开由市场形成。

在政策推动下,“中国原油综合进口到岸价格”将加速我国在全球原油领域获得主动权,为国内的经营者带来真实准确的参考数据,同时也为国内原油、成品油乃至整个石油产业链的深化改革提供支持与保障,预计2020年内,成品油完全市场化定价机制有望形